缎君衡。
好多人都喊他缎爹,我更喜欢喊他缎某,不亲近,也不生疏。
有人说时隔两年,想起他还是会泪流满面,说得情深意切,我边看边苦笑,入戏太深。
后来又纠结于这个称呼,为什么我会更喜欢称呼他为缎某呢,一点儿也不亲昵。
自问自答,答案吓了自己一跳:要的就是不亲昵,这样的话,他要为我牺牲什么,必会是以交易的方式,从我这里得到些什么。不要当他的晚辈,而要成为可以和他并肩的存在,共担风雨,共享霓虹。
转而一想,我们怎么可能会相识,到底是谁入戏太深。

评论(1)

热度(8)

© 呜啦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