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1

难得休息,准备闲一天,窝在床上看看书写写字。快十一点的时候,粑粑来电话:出来玩。


收拾好后,我思考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穿那件制服外套。

这件制服跟伪装者中明楼的正装制服非常相似,不过是收腰短款,下摆像个小裙子。

这件在刷伪装者之前就入手了,一眼看中,强行忽略了价格,用来应付北京不冷不热的天气。


2

碰面了之后,金哥看我的眼神有些奇怪,虽然她尽力的回避和掩饰,只闪现了那么一瞬,但还是被我发现了。


三人都空着肚子,过了一遍周围的饭店后,决定去吃味多美。

我买完落座后,才发现忘了买牛奶。于是问她们要喝什么。

粑粑很快说了奶茶,接着直接把金哥的也定了,两份奶茶。

我起身准备去买的时候,粑粑又加了一句,“我要冰的。”

我转头问金哥,“你呢?要热的还是冰的?”

金哥一脸懵逼的看着我。

问了三遍,还是一脸懵逼。

粑粑看不下去了,“问你要热的还是冰的。”

金哥恍然大悟,“冰的,冰的。”


3

去看金鱼的时候,金哥走在最前面。她今天穿的浅灰色背心和粉白相间的蝙蝠衫毛衣,从后面看过去,蝙蝠衫的领口往下滑了一点儿,露出背心那个好看的弧度,和一点点香肩。

犹抱琵琶半遮面。

我戳了戳粑粑,“看到没有,好性感,快去扑倒她。”

粑粑笑,“不要,有本事你去啊。”

激我?我给了她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加快步伐追了上去,在金哥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正准备找话题瞎聊——

“金哥她占你便宜。”


粑粑真是,有色心没色胆就算了,还告状。我们的革命友谊呢?


4

金哥5月份左右要离开北京。

粑粑挑起这个话头后,就一直在争取,希望能把离别推迟到7月份,8月份,9月份。

金哥一路在劝。

粑粑跟金哥认识有5年,我跟金哥是通过粑粑认识的,接触时间并不长。所以我也没多说什么,看到有秋千就跑过去玩了,给她们留出单独沟通的时间。

大概20分钟后,金哥带着粑粑走过来,哄小宝宝一样扶着她,“你要玩这个吗?来,上来,我扶着你没事的。”

粑粑又好笑又生气,推开她就往前走。

我们赶紧跟上去,还没走出这个园子,金哥突然对我说,“我觉得我能把你抱起来。”

我一愣,“不行吧。”

粑粑搭腔,“你让她试试。”

金哥走上前,我以为她要抱腰,于是张开了双臂,没想到她微微蹲低,抱住了我的大腿,抱起来之后还快速往前走了一段。

这一下我没防备,吓得赶紧搂住了她的脖子,腿也不自觉的环住了她。


被放下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往下拉裙子。


5

六点之后,天气转凉,风渐渐大了,我把制服外套的扣子一直扣到脖子,领子处的内扣也扣了起来,总之能扣的地方全被我扣住了。

往回走的时候,我一直在发抖,步速也比平时快,又不能把她们拉开太远,所以我并没有和她们并肩走,而是走在她们前面一点点。

一路上边笑边闹,这条街快走到头的时候,我低声说了句,“快到地铁站了。”希望她们听见又希望她们没听见。

然而刚说完就被金哥抱住了,这次换我懵逼了。


“可能是你衣服的关系,我特别想抱你一下。”

“直接按倒扒了。”粑粑的黄暴从来没有预警,开口就来。

这个小没良心的。我笑了下,“只有我扒别人的份儿。”

当然这句话我说得十分没有底气。


6

我和她们走的是相反的方向。

她们的地铁先来,粑粑拉着我就要上,我拿捏着力道往后退,“明天!明天奥森见!”

粑粑这才没有强求,扭头看了一眼,“人太多,等下一趟吧。”

“那我们找个地方坐吧。”金哥提议。

于是我们就去找长椅。

粑粑走在最前面,我在后面跟着金哥的脚步,“我今天早上把老兵那个看了,弹片好多啊。”

“是啊。”金哥说话的同时长叹了一口气。

书是金哥借我的,里面有金哥阅读的时候做的标注,标注都很短,三言两语,丝毫不废话,字字都直戳要点,理智到让我胆寒。

我还想就老兵这个故事和金哥多聊一会儿,然后粑粑找到长椅了。


这一站的长椅一般只能坐三个人,而我们过去的时候,最右边已经坐了一个人。

粑粑跑过去坐到了最左边。

“真会挑。”我挑着眉毛笑,站着没有动。

“我都坐到最边边了。”粑粑委屈地抬头看我。

金哥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坐到了陌生人的旁边。

看着中间空出来的好大一个位置,我都怀疑这是个四人长椅。

本来都打算不坐了的。


7

我这边的地铁来了,粑粑催我,“快上啊。”

“人太多。”我相当淡定。

没多久又来一趟,粑粑又说,“快上啊。”

“人还是太多。”第二次说就不怎么有底气了。

粑粑笑,“你不走我们也没法走。”

我犹豫了一下,“好吧。”

我百米冲刺一样冲上了地铁,站稳后转过身来看着她们笑。

“跑得真快。”粑粑笑着说。

金哥也看着我笑。

直到地铁载着我离开她们的视线,她们都没有动。


好像中间并没有空着一样。





评论

© 呜啦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