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自然睡眠周期 


讲师:杰莎·甘布尔

授课语言:英文

类型:TED 医学

课程简介:当今世界中,我们要在学校、工作、孩子及其他事项中保持平衡,我们中多数的人都无法达到推荐的八小时睡眠。杰莎·甘布尔检视了我们身体内生物钟背后的科学,揭示出我们应留意的令人惊讶的实质的休息方案。(翻译:Felix Chen,审译:Xu (Jessica) Jiang)


视频在2015年7月21日发表于Ted官方微博,地址直传:我们的自然睡眠周期


让我们从日夜开始。生命的进化在光明与黑暗中进行,光明,然后是黑暗。因此植物和动物都进化出自己的内部时钟,这使得他们能适应光线的改变。这是化学时钟,每个已知的多细胞生物体内都有这种时钟,部分单细胞生物也有这种时钟。

举个例子:如果你从海滩上抓一只鲎[hòu],把它空运到大陆的另一端,接着把它放入一个倾斜的笼子里,在它数千里外家乡的海岸,涨潮的时候,它会爬到笼子的高处,而退潮时它又会退回笼子底部。这种行为它会重复数个星期,直到它渐渐失去这种判断能力。

这非常不可思议,但这不是什么灵异或是超自然现象,原因很简单,这些鲎拥有能与周围环境相协调的内部周期。我们也有这种能力,就人类而言,我们称之为生物钟。

当你拿走某个人的手表,把他关进一个深入地下的地下堡垒,关上几个月,你就能更清楚地观察到生物钟的作用。实际上有志愿者做过这个实验,它们从洞里出来时,对他们在洞里的时间有点混乱。不管这些志愿者显得多不合逻辑,有一件事可以确认:他们每天都比之前晚起一点——大约15分钟左右——在这几星期内他们的生物钟就像这样不断向后推延。而且,就这样,我们知道他们是用自己的生物钟做到这点的,而不是用某种方式感知外面的日光。

那么好的,我们有生物钟,并且它对我们的生活极其重要,它也是文化的巨大推动力,我认为这是在我们的行为中最被低估的一种力量。

我们人类是从赤道附近进化而来的一个物种,因此我们能非常好的适应12小时的白昼和12小时的黑夜。不过当然,我们现在已经遍布全球的每个角落,在我居住的加拿大北极地区,夏天是极昼,而冬天则是极夜,因此传统上北部原住民文化是高度季节性的。在冬天,睡眠时间很长,人们在室内享受家庭生活,而在夏天则是疯狂的狩猎,及很长时间的劳作,非常活跃。

那么,我们的自然节奏应该是什么样的呢?我们理想中的睡眠模式应是什么样的呢?嗯,事实表明,当生活在完全没有任何人工光源的环境中时,人们会每晚睡两次:人们在晚上8点左右睡觉,直到午夜,接着再次入睡,大约从凌晨2点直到日出。在这两次睡眠之间,有几个小时在床上安静地沉思,在这段时间内,催乳素产生,这样的情况在现代社会不会出现。这些研究中的人们,在白天觉得很清醒,他们意识到正在经历生命中的第一次真正的失眠。

那么,转到现代社会,我们的文化中充满时差,全球旅行,24小时营业,倒班工作。你知道,我们现代人的这种生活方式有它的优点,但我想我们应该明白所付出的代价。

谢谢。



评论

© 呜啦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