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号中断

看了两小时……一肚子问题。

所以莘岁就是外星密文在寻找的孩子?

那么莘岁是怎么来到地球上的?那颗凶险的星球,前辈九死一生带回来的,除了“实地勘测资料与少量样本”,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什么?或者,发生了什么无法上报的事情?

“他摆摆手免了那一连串的敬礼致意”,以及莘岁装进护身符里的蝴蝶,带莘岁来的那个男人是谁?是不是那位“前辈”?或“前辈”的亲友?

莘岁第一次不停地呼叫商柳年,大概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或者她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身份,这时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家人?
“这次出行任务的时间比预计的多了两个月,回来时已经过了莘岁的生日。”这个“生日”的出现看着好像有些突兀,但如若是家人刻意留下莘岁过的……

信号中断之前,莘岁说的那句“柳姐姐,你自由了”,指的是这个困住商柳年的项目,还是商柳年之前的那句“你就是个麻烦”?还是二者都有?

商柳年大概在“波澜不惊,横跨岁月”的那个神色之后,就猜到了点儿什么。
所以第二次,在延迟了三个月之后,她以为莘岁不会回来了?
然后莘岁回来了,她又以为是不会走了,所以在收到新通知的时候,“她并没有多么关心这个”?
“但她人又不见了。这次是真的,没有人知道她在哪。”收到这个,才意识到要发生什么,失控到“用高跟鞋把整部手机砸得粉碎”?


-参商此出彼没、彼出此没,但年岁不是(强行给自己发糖,参商只是开始,年岁才是结局)-


她不知道凭着“莘岁想听商柳年的声音”,她可以做什么。

这句读了好几遍才明白其中的逻辑。
克制到让人心酸,又无比动人。


表白芦苇太太。


养了一盆仙人球:


那个女孩子梳着羊角辫,辫子尾巴上扎了两个小小的蝴蝶发饰,随着她走路的一蹦一跳晃晃悠悠,像是要飞到天上去。

商柳年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这边唯一车站的附近报摊上卖的塑料小蝴蝶。带着她来的男人还一并买了不少东西,但似乎又不知道怎么哄小姑娘开心,干脆全提在手里,在与商柳年见面都塞给了她。

“人带到了。以后就是你们团的了。”他摆摆手免了那一连串的敬礼致意,“我知道你是谁。”说罢他低头把一旁的女孩子牵上前,“叫柳姐姐。”

抬起头来的小女孩嘴里塞了一块糖,手上还抓着一盒饼干。她眨巴眨巴眼睛,像是有些害怕,却又想亲近,半晌后口齿不清地说了一声,

“柳姐姐。”


1
第一日到训练团的莘岁,穿着与寻常孤儿院小孩儿无二致的衣裳,背着小书包,后来怀里多了一大堆零食玩具和橡皮筋,还有了一个姐姐。

第一次执行任务的莘岁,胸口的护身符里塞了一只小小的塑料蝴蝶。

她穿上装备时把那只小蝴蝶拿出来看了最后一眼,“这是哪来的?”检查完飞船的技术部队员特意进来找她,“现在都不卖了吧。”

“嗯。”莘岁把护身符挂回脖子上,“柳姐姐呢?”

“队长在外面。”

21xx年,人类在宇宙探索上取得了巨大成就,甚至有多项研究表明,外星生物的记号已经出现在了地球上。这是人类与外星文明建立沟通桥梁的重要进步,在破解讯号和密文的同时,太空探索的队伍编制也愈加完善。

“你记得要带哪些样本回来了吗?”舱门前的女子手里少见的没了记录本,她的双手像是少了工作用具就不知如何摆放,此时若无其事般地插在口袋里,熟悉的人却能一眼看出她的不自在。

明明不到三十,说起话来倒是像那些老顽固。

“记得记得。”莘岁在心里吐吐舌头,面上一副刻意的讨好,翘起的嘴角却是没下来,“如果姐姐负责的人不是我,也不会那么紧张吧?”

“是,是,闯祸精。”商柳年无奈地笑了笑,“把样本单子背一遍给我听。”

“……”

那是一颗目前为止,只有一位宇航员上去过的星球。前辈在九死一生中带回来的实地勘测资料与少量样本大大刺激的上层的野心,各国的领导人仿佛见到了一个——至少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的里——都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宝库。

在无穷无尽的会议与拉锯战下,那颗星球被几股势力瓜分,而那位前辈所属的队伍,则被选中输出第二位宇航员。

只是商柳年不明白,为什么是莘岁。

即使莘岁赢得了针对这个项目所有的测验里的最高分,商柳年也不明白。

此时她站在此刻没轮到她监管的地面控制中心,望着显示器上的星空,像是一伸手就能抓到。于是她就这么做了。伸出手,张开五指,再合上,让指尖触碰空空如也的掌心。

“AT-322呼叫地面控制中心。”

她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从遥远又陌生的宇宙中传来。

“莘岁呼叫商柳年。”

然而商柳年没有理她的意思。

那端的闯祸精不依不饶,

“AT-322呼叫商柳年。”

“莘岁想听商柳年的声音。”

“AT-322想听商柳年的声音。”

站在偌大控制中心中的人终于噗嗤一声笑了,她拿起麦克风,把玩在手里,

“商柳年希望莘岁回来写检讨。”

“……”


2
莘岁跟着商柳年的时候,莘岁八岁,商柳年十四岁。

这次出行任务的时间比预计的多了两个月,回来时已经过了莘岁的生日。这时候已经快要入冬,庆功宴上的商柳年喝了酒,苍白的脸上难得有了血色。她扑过来想要给莘岁一个拥抱,身体贴在一起时却冷不丁地打了个颤。

她怀里的姑娘像是以前那般时不时就走神,但接住她的动作却很熟练。于是在那擦面而过的一刹那商柳年看清了莘岁的神色,宛如依然在凝视那一片浩瀚的星河。

波澜不惊,横跨岁月。

她怀里的姑娘,在那漆黑无际的宇宙里看过亘古以来的一切变迁,震撼过后就连此刻说话时的语气也变得安抚人心。

可她却说,

“姐姐,我好像有什么事情没有做完。”

商柳年推开她。

“背一遍样本单子就知道了。”

莘岁笑了笑,扶着她回了房间。

辅导员给莘岁找了心理辅导医师。

周围人已经见怪不怪,最多在知道那是莘岁以后,多一句又要麻烦商柳年。

“你就是个麻烦。”

“姐姐说话真难听。”

“有错吗?”

莘岁伸手要抱,

“没有。”

商柳年一直留在这个项目里。从知道莘岁被选中为正式队员之后,就没有打算离开过。就好像,在看过莘岁训练服上队伍标志里的星空之后,就不再需要更广阔的天空。


3
莘岁在商柳年不知道的情况下被输送去了第二次任务。

这次的归期延迟了三个月。

一直跟着莘岁的商柳年,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于是商柳年只能抢在莘岁归来时第一时刻冲上去,她不知道现在还能做什么,她不知道凭着“莘岁想听商柳年的声音”,她可以做什么。那个一直跟着她一直缠着她的孩子长大了,现在她想要再跑过去找她,居然会被绊住步子。

与此同时,商柳年被发放了新的任务。

这是地球上第十六次清晰地探测到外星密文,和以前一样,无法完全破解。根据推测与先前的考古记录,目前只能推断出,这个外星文明在寻找什么。又是一轮接一轮的辩论与报告,商柳年背靠着舒适的办公椅,眼前通讯仪中的两位科学家隔着摄像头吵了起来,目红耳赤地完全叫人插不进话去。

“我不知道莘岁在哪。”会议依然在进行中,商柳年盯着手机上队友发来的讯息出神。以商柳年的资历,她根本说不上话,这个新的分配与其说是为她提供科研机会,更像是要困住她的手脚。

终于有一天,商柳年收到了新的通知。

“外星信号的发送目标地理位置查明了,昨天出现在……地面控制中心。”

但她并没有多么关心这个。

“莘岁的新全面体检结果下来了,一切正常。”

接到电话的时候,她站在衔接会议室与大厅的走廊上。走廊的两侧是透明的玻璃,但仔细观察能看出玻璃里的蓝色,于是目光所及的远处天空又被覆上了一层浅浅的蔚蓝。

“但她人又不见了。这次是真的,没有人知道她在哪。”

咔哒。

身后的门突然打开。

先走出来的人愣了一下,片刻后他从地上拣起商柳年的手机递过去。

“好在有地毯,”年迈的教授笑容温和,“否则屏幕是要摔坏了。”

商柳年礼貌地致谢,之后向同事告别,然后在离开之前去了一趟洗手间。

在那里,她用高跟鞋把整部手机砸得粉碎。


4
整个基地在警报响起的瞬间便启动了紧急封锁模式,将大部分人都转移到防御地带后,除了安保外的小部分人则分布在各个重要场所维护机器运转。

于是当商柳年走进基地时,面对的便是阴暗的走廊与仿若深渊的尽头闪烁不定的红光。她跌跌撞撞地跑了几步,喊了无数声莘岁和其他队员的名字,听到声音的安保人员冲过来要把她拉走,商柳年说好,我知道怎么过去,我是队长。然而这回却没有人听她的指令。身着厚厚防御服的人看不清面孔,从面口底下传出的声音平稳冰凉得一成不变。

“请立即到防御地带集合。”

嘶——

走廊的警报忽然被解除。

电力恢复的同时,惨白的灯光刺痛了她的眼睛。她心想,有什么有要发生了,期待,又害怕。

“AT-322呼叫地面控制中心。”

那个熟悉的声音穿过无数精密的电子设备进入她的耳中。

“莘岁呼叫商柳年。”

几乎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在安保人员面面相觑的刹那,商柳年蹬开高跟鞋转身冲进了一间科研室,然后启动密码锁将其他人锁在防护玻璃外。紧接着她开启个人权限,通过紧急通道一路畅通无阻地奔跑到地面控制中心。

嘶——

“地面控制中心呼叫莘岁。”

嘶——

仿佛几个世纪般的长久,通讯设备再度被接通时,几乎与那个声音响起的同一时刻,商柳年听见了听过无数次的背景音。

“莘岁,”她的声音在颤抖,“你在飞船上干什么?”

而回复她的人语气却是一如既往的轻快柔软,让人狠不下心来。

“姐姐,”莘岁低喃,“我想了好久。”

话音落下,商柳年右手边的外星讯号探测器突然开始疯狂闪烁。

“我还没有,跟你告别。”

飞船轰然起航。

“柳姐姐,你自由了。”

嘶——

信号中断。

【END】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评论(2)

热度(17)

  1. 呜啦啦养了一盆仙人球 转载了此文字
    看了两小时……一肚子问题。所以莘岁就是外星密文在寻找的孩子?那么莘岁是怎么来到地球上的?那颗凶险的星
  2. 顾及养了一盆仙人球 转载了此文字
    说好的只发糖呢(#゚Д゚)
© 呜啦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