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烦意乱,临时买了票去看电影。

进去后第一个想法:卧槽巨幕?
第二个想法:这要是我自己抱着电脑看,不出一分钟就左上点叉了。

中间很多次,晓冰回家直接上楼。然后某一次,我突然想到明公馆,想到明楼——在晓冰家里,晓冰一个人住二楼,妈妈住一楼;在明公馆,明镜住二楼,明诚住二楼,明台住二楼,明楼住一楼。

电影演到中间,我觉得我开始看懂了,结尾后,我有些懵。
我得说实话,要理解这部电影,我还需要动脑子去串联细节和隐喻。但结尾处的画面,和突然扬起的音乐,好像轰开了我自我封闭的一些东西。
我想到了引导。
之前不止一次做过这个梦: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做,必须以小跑的速度前进,却怎么都睁不开眼睛,直到气急攻心,满头大汗地醒来。
生活中总有那么些别有用心的人,转移你的注意力,然后趁机捂住你的眼睛,引导你去做他想要你做的事情。
他们手段高超,技术纯熟,你可能压根就不会发现自己是被人牵着鼻子走的,你会以为这都是你自己想要的。
更可怕的是,被引导的人,会潜移默化地影响身边的人——这种的最可怕了,因为他们没有恶意,他们在说一些事情的时候是满腔的真情和热忱。


评论

热度(2)

© 呜啦啦 | Powered by LOFTER